西安地域宣传/手写/钢笔彩墨/战国三国魏晋相关

吨吨吨

以我浅薄又偏激的见识,一个人没有责任和信念的话,大约就是没有大义的。

2017/10/15 SUN

去陕博培训啦!我会努力成为一个好讲解员的!

#元白# 一个计算机课的短打

第一次元白xx
一直想下手的精神病ver【bushi
有时间摸一个递书签的九郎w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24岁的时候,白居易迎来了他的第一个,也是唯一一个病友。
他独自在709呆了小半年了,生活简单,吃饭睡觉,读书看报,与别人不同的是,他写诗,并以此闻名,以此生计。他不是个麻烦的人,搬进来的时候除了两箱书、手机电脑,别的都没有。他对衣着吃食没什么大要求,医院食堂他也吃的顺心,尽管肉少菜多油水清,也就这么过去了,两套蓝白条的病号服轮换着套,自己衣服没多少,一只皮箱就装得下,两只手都数的清。
元九是在一个冬天来到709的,拖了俩大箱子,还有一背包。白居易就坐在一边的桌前椅子上,手里还捧着本书。他看着元九拾...

我要码元白,现在,计算机课

你只消知道,我每天都尽我所能去爱,去憎,去怜悯,去感动,每天都努力地想要活下去,都想要看来年春景,想要读万卷书,而不是被毫无好转的一张处方单打败。

摸鱼混更,我要入元白了!!!!

期末论文是陈寅恪先生《元白诗笺证稿》的题狂喜乱舞😂😂

作为一个不打王者的,我突然吃了酒鱼xxx

民国恩仇录/08(上半)

08

果真晚饭时分便听见汽车的鸣笛声在宅子外头了,他急急下楼,又在客厅放缓了脚步,仍旧那副稳重样子和家人一并到门口迎去。他站在后面些的地方,踮起脚来就能看见一个黑色的,穿着呢子风衣的高挑影子朝他过来了。

待荀攸走近,家人就已经纷纷前去嘘寒问暖了,他向前几步,又停下来站在那,他看见荀攸朝他过来了,在与其他人讲完话以后。他想说什么,又哽在喉咙里头,欲言又止。

“长高了好些,”荀攸道,对他笑了一下,“还是太瘦了。”

他张了张口,又顿下了,“一路辛苦。”

荀攸点了点头,说进去吧,拍了拍他的后背。他们晚饭没有坐在同一桌,荀彧的座位刚能够看见荀攸的后背。他看了几眼,就埋下头吃饭。

饭后荀攸到他...

我此生所有运气,都用来遇到你们啦❤

人一生有几个知己已是乐事了,而我有这13个连体儿,便用光了一生的幸运罢。

所以如今我才如此小确丧。

但我这些15年(及以上)交情的连体儿呀,我真的真的,爱你们所有人,此生不悔。

1 / 87

© 米瑟瑟瑟瑟 | Powered by LOFTER